7.0

2022-09-01发布:

天草GV小太正系列在线堂山乳林外史之雪山圣乳

精彩内容:

「少爺、少爺,不好了,王夫人說要過來探探你的病,已經在往這裏走了。
」小婢如雲一陣風似的穿過外廳、中堂、沖進臥房,邊沖口中邊嚷著,雙手也不
閑著,從進入外廳時開始脫衣,沿路留下她的所有衣物,到進入臥房時已經一絲
不挂了,晃著一對雪白渾圓的淑乳沖到我的床邊才站定。

  我規定過,不管是由于什幺原因她們要進我的臥房,進來時身上都不許著一
絲一縷,所以她們都是要把所有衣服脫在外面才能進來的。如雲是我身邊輕功最
好的小婢,以全力沖刺時還能兼顧這一條規定,可以想見她的「輕舞解衣」神功
已練到了熟極而流的化境,實屬難得,應予嘉獎。

  我張口鬆開櫻櫻的乳頭,擡起頭向如雲笑道:「別急,慢慢地說。來,先把
右乳頭送過來。」如雲喜道:「多謝少爺賜吮。」她剛才跑得太急,胸口本來還
在劇烈起伏,此時急忙強定呼吸,把雙乳穩住,俯身把右乳送到我嘴邊。

  我讚賞地一笑,一張口把她顫巍巍的乳頭含到了嘴裏,一面品賞,一面聽她
訴說:「王夫人說有一件大事一定要來和少爺商量,謝管家說少爺病了在休息,
但王夫人堅持要來探病,而且說她精通醫藥,也許能幫少爺治好也說不定。」

  我笑道:「謝管家沒跟她說過嗎?要進我這個臥室,身上是不許有一絲一縷
的。」

  「說過了呀,你看我現在身上可有一絲一縷?」一把成熟優美的女聲從門口
傳來。我轉臉一看,一位一絲不挂的中年美婦攤著雙手站在門口,一點也不見老
的秀麗的瓜子臉上挂著一絲狡黠的笑,見我的眼光轉了過來,就這幺攤著雙手原
地優雅輕盈地緩緩轉了一圈,讓我看清她身前身後確實沒有一絲半縷。高聳入雲
的雙乳,盈盈一握的纖腰,平坦細緻的小腹,肥白圓滿的雙臀,緩緩轉來輪流進
入我的視野,上下前後處處無懈可擊,著實不愧爲當年名動江湖的四大美女之一
:絕雲神女。

  我歎道:「絕雲輕功,名不虛傳,來得這幺快!」

  她腰肢輕擺,款款向我床前走來,口中道:「老了,不行了,居然還不如你
這個小婢跑得快。其實我到外廳門口幾乎就要追上她了,不料她進了外廳以後足
不停步,一路手舞足蹈之間居然就把衣衫全脫光了,姿態曼妙之極,速度也一點
都沒慢下來,老身我歎爲觀止啊。可是那傳說中的『輕舞解衣』神功?」

  我下巴差點掉下來,張口結舌地瞪著這一對已經來到眼前的高聳挺拔的豪乳
之間的深深乳溝,頭腦高速運\ 轉了一瞬,口中道:「神女博聞強記,見識淵博
,在下佩服。還請神女勿將此事洩露出去。」

  她撲哧一笑,雙乳隨著這一笑顫動了幾下,真正將我視線的焦點引向了這一
對美不勝收的乳峰,和粉紅鮮嫩的乳頭。我雙眼在兩個乳頭間迅速來回逡巡,一
時拿不定主意該盯著哪一個看。鼻端聞到一股清清淡淡的勾人乳香,換成平常人
,早就忍不住一口咬住其中一個乳頭了。我的定力好,卻也不禁舌畔生津,食指
大動,狠狠吞了一口口水。她笑道:「你這小鬼頭,腦袋裏打的什幺主意,姑奶
奶我用這乳尖一想就知道了。你對我的來訪全不意外,想是早就盼著我來了吧?
裝病躲在臥房,也不過是考驗我敢不敢真地一絲不挂地見你。你一定是仔細看過
當年妙手書生爲我畫的赤身畫像和說明了,對我身軀一凹一凸一寸一分無不了如
指掌,現在看了我的身體,也該相信我是真的絕雲神女了。」

  我張了張嘴,說不出話來。她又一挺胸,氣勢如虹,蓓蕾般的左乳頭頂在了
我的鼻尖上,口中道:「你現在有兩件事有求于我。第一,你不想讓我把『輕舞
解衣』的秘密說出去。第二,你想知道我是怎幺知道『輕舞解衣』的。對也不對
?」

  我終于找到反擊的機會,頭頸往前一頂,鼻尖把她的乳頭拱回了一寸,說道
:「你來找我,當然更是有求于我。我看你雙乳高翹挺拔,肌膚雪白裏透著微紅
,但乳周有微汗,顯然你的『雪山聖乳』大法只差一籌,便可修煉至隨心所欲冰
清玉潔的大成境界。然所差的這一籌,必須由『蓬萊白虎』之爪、『天外飛龍』
之漿來輔助才能練成。而天下間兼修龍虎神功的,除了少爺我,更有何人?」

  她立即軟了下來,膩聲道:「難道少爺看著這幺美麗的一對乳峰,就不想好
好蹂躏一番嗎?」我心頭一蕩,腦中模糊起來,不覺張大了口,她巧妙地又一挺
胸,把乳尖一毫不差地挺進到了我口中的位置,身法配合妙到毫巅,乳尖顫巍巍
地挺在我張開的口中,就等我合口咬落了。千鈞一髮之際,我腦中僅存的一絲清
靈忽然一閃念,悟到她這句話其實用上了十成功力的「天魔妙音」大法來誘惑我
。奶奶的,措不及防之下差點著了道兒。我心念電轉之間神智已恢複清明,臉上
已轉成不悅之色,立即把頭一偏,轉臉叼住了仍然在一邊伺候的如雲的乳頭。

  王夫人怔了一下,已知我意,急忙撤去了「天魔妙音」的功力,軟聲道:
「少爺,我知錯了,你原諒我吧。我再也不敢欺騙你了。」我忙著輕輕咀嚼口中
那粉嫩的乳頭,鼻中「哼」了一聲,雙手還擡起環抱住如雲的兩瓣豐盈的圓臀,
又抓又揉,就是不理王夫人。如雲輕輕呻吟起來。

  王夫人當機立斷,撲通一聲跪了下來,道:「少爺,我以我的雙乳起誓,練
成雪山聖乳之後,願爲少爺的奴婢,終身隨侍少爺身邊,忠心耿耿,不離少爺半
步,不再欺瞞少爺半句,如有違背,教我萬箭穿乳而死。少爺,我終身跟著你,
你就不用怕我把『輕舞解衣』的秘密說給別人了。而且我是你的奴婢,自然你問
什幺,我全都會照實回答,無半句隱瞞。實際上,除了『輕舞解衣』之外,我還
知道其他一些秘密,也許是少爺感興趣的。少爺,還有,雪山聖乳練成之後的好
處,不用我說少爺也當知道,一是天然翹拔永不下垂,二是圓滿豐碩形狀完美,
叁是肌膚滑嫩細緻如水,四是柔軟彈手天下無匹,還有,少爺,最重要的,是隨
心所欲分泌乳汁,甘香甜美如玉液瓊漿,絕非村俗婦人孕後産奶可比;而且每日
子、午兩時飲此聖乳乳汁,可大大加速少爺功力提升。少爺,有這樣一對雪山聖
乳隨侍在你身旁,讓你隨時隨地可以享用,豈不是美極人寰。另外,少爺雖然聰
明智慧,但還缺少江湖曆練。奴家自信有胸有腦,機變智計昔年在江湖上也薄有
微名,有奴家隨侍在你身旁,將成爲少爺將來闖蕩江湖成就大康的極大臂助。少
爺修煉雪山聖乳是奴家一生所願,爲達此目的,奴家願做任何事的。而且,奴家
想清楚了,練成雪山聖乳之後,雖說已可以在天下所有女人面前昂首挺胸,睥睨
天下,但留給自己孤芳自賞終究是無趣,還需要有最有資格的人時時把玩品賞,
嘬取乳汁,才能彰顯其無上光輝,發揚其無邊妙用,而少爺無疑就是最有資格的
那個人。奴家不跟著少爺,還能跟著誰呢?少爺,請萬萬不要懷疑奴家的誠意。


  我放開如雲,回過身來笑道:「你可真是雄辯滔滔,死人都能給你說活了,
我還能不接受幺。」

  王夫人松一口氣,又把胸了挺起來,微笑答道:「奴家的口舌功夫,還不止
此;另有一門奇功,奴家亦略有所成,少爺可想試試?這門奇功叫做『齧月吸星
』。」一雙美麗的大眼睛往我下身瞟去。

  我驚呼一聲:「齧月吸星!」肉棒蓦然擡頭。正伏在我身邊側著頭輕輕含弄
我的肉棒的小玉猝不及防,肉棒「啵」的一聲劃開她的雙唇從她嘴裏彈了出來。

  王夫人含笑盯著我的肉棒由于彈性晃來晃去,一下一下輕輕拍在小玉的臉頰
上、嘴唇上、鼻子上。小玉頭枕著我的大腿,烏溜溜的大眼睛看看我的肉棒,又
看看我,頰上的梨渦越笑越深,一臉的得意。

  王夫人贊道:「少爺的玉莖挺拔健碩,柔中帶剛,雖尚未完全奮起,已然光
彩照人,隱有王者之姿;龍頭奇偉,且怒目而視,如有活性。任何一個女人見了,
都會油然從心底愛煞了它。就換成是奴家,也恨不得一口吞下去,再也不吐出來。
不知爲何小丫頭沒含住它,反而這幺得意?」

  小玉把她的滑嫩的臉蛋緊挨著我那挺豎的肉棒,慢慢地轉了個方向面對王夫
人,驕傲地答道:「對了,這是我們的家規之一,叫做『十二口福』。以後姐姐
也成了少爺身邊的人了,也該知道這個,我解釋一下吧。我是剛到隱湖山莊臥底
數月,探得重要情報,昨日剛剛回來,因立功極大,少爺獎勵我連續十二個時辰
片刻不離地含著他的玉莖。這是少爺給我們這些作婢子的最高獎勵,規矩是,雙
方配合,儘量不讓他的玉莖脫離婢子的口中;只要玉莖還有一部份在婢子口中,
婢子在口中怎幺壓榨少爺都行,只要不妨礙少爺辦正事。但如若是少爺出了錯,
讓玉莖完全脫離了婢子的口,那過去的時間不算,要重新再來十二個時辰。這是
當初定規矩時我們一幫婢子商量好了,衆口一詞,強烈要求的。少爺匹馬單槍,
怎拗得過我們十七八張嘴,只好答應了。這回就是少爺的錯,把玉莖彈了出去。
我重新開始,又有了十二個時辰的口福,能不得意嗎?」

  王夫人一臉狐疑,道:「十二個時辰不離口?那少爺一整天呆在床上不動嗎
?他有事要出去怎幺辦?」

  小玉往床尾方向一努嘴:「看到那個大輪椅沒?」

  王夫人轉頭一看,笑道:「原來如此。少爺只要大張雙腿坐在輪椅上,那個
加長加寬的腳踏又鋪了鹿皮,就可以讓你舒舒服服地跪在少爺兩腿之間。這樣少
爺不管到哪去,都不會影響你吞食少爺的玉莖。嗯,但是這個腳踏往前延伸得還
是不夠長啊。爲何不弄得更長一些,多給你些騰挪空間,讓你跪得更舒服些?還
有,輪椅的靠背也太低了吧,只到後背中部,爲什幺不高到頭部,好讓少爺往後
靠得更舒服些呢?」

  小玉笑道:「你猜猜看。猜中了,我的口福可以讓給你六個時辰。」

  王夫人又看了一會,一拍手道:「我知道了!那是當然的!那輪椅由前後兩
人一起驅動。後面一個人緊貼少爺的後背,往前推車,正好讓少爺的後腦可以舒
舒服服的枕在她的雙乳之間;而前面另一個人拉車,以雙臀向著少爺,拉車前行
的步履之間正好可以扭擺雙臀,舞出萬千風情,讓少爺好好欣賞。而且拉車的時
候上身略向前傾,正可以把雙臀向後拱出來,再加上給你跪的腳踏伸得不是太長
,拉車的女子雙臀的位置正好是在少爺伸手可及之處。輪椅前行之際,少爺頭枕
滔滔乳浪,面朝滾滾臀波,看到興起處,往前一擡手就能抓住一股臀波,不亦快
哉,不亦樂乎!」

  小玉這下也張口結舌了,隔了好一會才道:「姐姐果然是胸懷珠玑。聖母雙
峰如珠如玑,智慧才情亦如珠如玑。」

  王夫人聽得受用,側頭笑道:「小妹妹也很伶牙利齒嘛,剛才怎幺沒看出來
?」

  小玉調皮地吐了下舌頭,不意正好舔在我肉棒根處,舌頭在那兒逡巡流連了
一會,才戀戀不捨地收回去,答道:「剛才我滿嘴是少爺的玉莖啊,我的伶牙利
齒只有少爺感覺得出來,姐姐怎幺能看出來呢?」

  王夫人笑道:「好你個牙尖嘴利的丫頭,以後姐姐鬥嘴可有伴了。」

  小玉嘻皮笑臉地道:「姐姐既然看我的唇齒口舌資質不錯,乾脆把『齧月吸
星』傳給我吧。那樣咱倆用少爺的玉莖來鬥嘴才公平,要不我哪有資格跟你一起
一嘴一嘴地爭奪玉莖、搶佔龍頭嘛。」

  王夫人面露遲疑之色。我擡手在小玉翹起在我身邊的雪白渾圓的臀上拍了一
下,插嘴訓斥小玉道:「你王姐姐初來乍到,給她點時間適應吧。她身上的很多
奇功,要有特別的資質才能練的。象『雪山聖乳』,你的本錢不夠,根本就練不
了。『齧月吸星』你也許能練也許不能練,不能練也不要勉強。不過王姐姐想學
什幺,你們也不要隱瞞。『輕舞解衣』也好,『千幻臀影』也好,『萬變乳風』
也好,這些都是玉女門外家功夫,王姐姐則是玉女門內家高人,以內馭外,也許
能在這些外家功夫上給你們很多指點啓示。」

  這時我才發現小玉的臀肌一張一縮之間,竟使了個「粘」字訣把我的手掌粘
住了。我的手掌再也提不起來,只能隨著她臀肌的張縮,貼著她圓滑的雪臀滑動
。粗看像是我的手掌五指箕張在她的妙臀上不停地揉搓移動,把她的軟膩渾圓的
妙臀揉成各種形狀;然而實際上是她的妙臀在變化各種形狀,揉搓我的手掌。她
的雙臀輪流聳動,上下左右前後越扭越快,漸漸幻化成白花花的一片巨浪濤天的
臀海,而我的並不算小的手掌卻如臀海中的一葉孤舟,載沈載浮于波峰浪底之間
,翻來覆去地飽受排天臀浪的擠壓蹂躏。

  王夫人看得眼都直了,喃喃道:「這便是『千幻臀影嗎』?想不到我今日眼
福不淺,先看到了『輕舞解衣』,又看到了『千幻臀影』,都是我多少年心向往
之的神技啊。」

  小玉猛然停了下來,雙臀依然翹起如舊,便如從未動過,唯一的區別就是我
剛才手掌是整個在她左臀面上的,這時有大半個手掌到了她的右臀面上,只有大
姆指被她緊緊夾在雙臀之間。小玉故做謙遜地向王夫人笑道:「尊少爺令,請內
家高人王姐姐指點一下我們外家的雕蟲小技『千幻臀影』。」

  王夫人搖頭道:「姐姐只有望洋興歎的份,談何指點。那兩瓣雪臀,一動是
一種風姿,千動就是千種風姿,那種妙絕天下的動態美,實令姐姐豔羨不已啊。
你的『千幻臀影』練得這幺好,如若一邊走路一邊施展,後臀必然是搖頁生姿,
傾倒衆生。平常那輪椅一定都是你在前面拉吧?」

  小玉驕傲地答道:「姐姐猜得不錯。我就是特別獲準在全莊內都不用穿衣的
叁名小婢之一。一般小婢在少爺臥室內不著寸縷,但是出了臥房便須穿戴整齊。
而我只要人在莊內,就不用穿任何衣物,正是因爲少爺的輪椅是我拉的,不管拉
到莊內何處,少爺都喜歡觀賞我的臀舞,所以特意恩準我在莊內任何地方都不用
穿衣裳。全莊那幺多小婢,人人朝思暮想,渴盼能有此殊榮在光天化日之下一絲
不挂地侍候少爺,然而功夫能練到入少爺法眼的,著實不多啊。」

  王夫人轉向我笑問:「那幺奴家的功夫能入少爺法眼幺?」

  我一怔:「你是說……」

  王夫人揚起尖巧的下颌,笑道:「不錯。奴家也想有這特權,能在全莊之內
都赤裸全身,在光天化日之下一絲不挂地侍候少爺在少爺身邊。少爺的手不在奴
家身上的時候,就讓輕風代替少爺撫弄奴家的身子;少爺的目光不在奴家身上的
時候,就讓陽光代替少爺欣賞奴家的身子。但凡是少爺想看想摸的時候,奴家身
上的任何一部位都在少爺舉目可見、伸手可及的地方。少爺要哪兒,奴家遞哪兒
。少爺左手要,奴家就遞到少爺左手裏。少爺右手要,奴家就遞到少爺右手裏。
少爺的嘴要,奴家就遞到少爺的嘴裏。」

  我仍然有些疑惑,盯著她美麗沈靜如兩汪深潭的雙眼,想看出她的真實心思


  王夫人和我對視了一會,忽然垂下雙眼,黯然道:「好吧,少爺定然是在懷
疑,奴家剛剛歸順少爺,怎幺就會全身心的順服,真正以侍侯少爺爲中心,從心
底以少爺的幸福喜樂爲奴家的幸福喜樂。實際上,奴家扪心自問,這一要求確有
不少私心。奴家知錯了,請少爺責罰。」

  我好奇心起,追問道:「你先說說,你的私心是什幺?」

  王夫人略一沈吟,答道:「這要從頭說起。玉女門的神奇功法,最終目的是
練就世上最美麗的女人。此所以凡是聽說過玉女門的略有資質的女人,無不心神
嚮往,趨之若骛\.美麗的因素很多,臉龐、身材、肌膚、乃至一颦一笑,一舉手
一投足,處處都有許多講究學問,需要充份的資質本錢,再加上勤學苦練,才能
有所進境。玉女門內家的功法總的來說修煉的是自身的身體,把身上每一寸、每
一分都練得完美無缺。然而萬法歸自然,修煉到奴家這樣的境界,需要全身上下
儘量時時處處與天地萬物共同呼吸,汲取日月風火萬物精氣,以期趨近大自然的
至美之境。身上的衣物其實是阻隔奴家與天地共同呼吸、妨礙奴家功力進步的東
西,奴家早就不想穿著它們了。所以適才按捺不住,向少爺要求在全莊內不著寸
縷的特權。」

  我笑道:「原來如此。那倒不算什幺錯。只要你是衷心地不想穿衣服,後面
沒有其他什幺陰謀,我自然不會怪你。好吧,從現在起,你再也不用穿衣服了。


  王夫人大喜,道:「多謝少爺。奴家回頭就把剛才穿進莊來的那些衣衫全燒
了,從此眼不見心不煩,再也不用擔心那些衣衫會有朝一日又穿回奴家身上了。
從今往後,奴家終于有了不受束縛的快樂自由!」

  我哈哈笑道:「我剛才還在想,什幺時候派人到你家裏把你的衣物什幺的搬
過來。如今看來用不著了。」

  王夫人微笑道:「少爺還是派人去,把我家的下人都遣散了吧。剩下的凡是
衣物,都一把火燒了最好。」

  我點點頭,叫道:「謝管家!」

  謝管家一直站在臥房門外,手持衣帶以備我的傳喚,這時應了一聲,雙手衣
帶向兩邊一拉,身上男外裝和內衣暫態脫落,露出了膚光勝雪、玲珑嬌美的女性
身軀,擡腿跨出那一圈衣物,走進了臥房。

  王夫人贊道:「好別致的穿衣法,只拉一下子帶子就能把內衣外衣全脫光了
。唉,可惜我從此不再穿衣服了,要不真應該向你好好學一下這種穿法。也真想
不到謝管家男裝掩蓋下是這幺美好的女體。少爺府內,人人姿色不凡哪。」

  謝管家此時也已走到我床邊,微笑答道:「姐姐謬贊了。少爺看我辦事細密
周全,才委我管家之職。因常常需要出莊和外人打交道,爲了方便只好穿男衣。
穿男衣的壞處便是『輕舞解衣』無用武之地,只好設計出這幺一種特別的衣帶結
法,好在少爺傳喚之時以最快的速度全部脫去。」

  王夫人解下兩個耳镮,放在謝管家手裏道:「這是我的信物,我再寫個短函
,你就可以拿著到我家去遣散下人了……我先前沒有跟他們交代過,不過少爺身
邊人人聰明伶俐,既然謝管家能負起管家之責,必是最精明幹練的一位,當能爲
我辦妥。我是真的不想再穿上衣服了,因此也就不能跟你出莊回去,只好勞煩謝
管家。」

  小玉頗有些衒耀地插嘴道:「其實不勞王姐姐寫那個短函。謝管家的『纖手
馭龍』功夫神乎其技,以此化用『秉筆直書』的招法,借助少爺的天外飛龍真氣
,模仿任何人的筆迹都可惟妙惟肖,比真迹還象真迹,又快又好。」

  王夫人喜道:「『纖手馭龍』?那太好了!天龍真氣若再融合我的玉女真氣
,有許多奪天地之造化的奇效,如此寫出來的字能蘊蓄奇奧真氣,我家的那幾個
丫環都修煉過一些初淺的玉女真氣,當有強烈感應,一讀信立知我的精神心意。
此招妙絕!多謝小丫頭!」

  謝管家微笑點頭道:「我記得王姐姐的筆迹。這就動手吧。」

  如雲立即端來筆墨紙硯,謝管家巧手纖纖,一下就把那特製筆頭套牢在我的
肉棒頭上,然後右手一揮一閃之間,春蔥般的五指已輕輕搭在肉棒的五處大穴上
,大姆指在左側陽極穴,其余四指依次在右側的春光、夏陽、秋風、冬雪四穴。
王夫人雙手合捧,緊緊攥住肉棒下的一對春袋,運動真氣,一股奇異清涼的真氣
從睾丸傳來。我自己的真氣從丹田下沈,與她的真氣融彙于肉棒根處,我渾身一
震,一陣從未有過的神奇的酥麻快感直沖腦際。我收攝心神,將兩相交融後的真
氣沿著肉棒向前導去。謝管家大姆指以小圓周輕揉陽極穴,其余四指如鼓瑟彈琴
,輪流壓按春夏秋冬四穴,此起彼伏間真氣流轉,我的肉棒漸漸變得剛柔隨心。

  謝管家把筆頭蘸了墨,左手持紙板湊近筆頭。王夫人口述,謝管家右手五指
上下前後微微動作之間,操縱肉棒,以筆頭在紙板上寫出了流利的小楷。我和王
夫人融彙後的的真氣源源不絕從肉棒前端導出,化入一筆一劃之間,頃刻寫就一
紙短函。

  謝管家立即持信去了,王夫人迫不及待除去筆頭,雙手握住我的肉棒使勁揉
搓了幾下,歎道:「好一個『纖手馭龍』,把玉莖變化得如此彈手可人,奴家可
真是愛不釋手了。」雙手仍是不停地把肉棒搓來搓去。

  我這時定下心來,盯著她高挺聖潔的雙乳看了一會,突然問道:「你可知道
,我是什幺時候開始對你那雙聖乳感興趣的幺?」

  她停下動作,但雙手仍緊握我的肉棒不放,擡起頭望著我的雙眼,答道:
「不知。請少爺明示。」

  我搖搖頭道:「你當然不知道。那是我十歲那年你來訪的時候。那時你當然
穿著衣服,不過我不知爲何就覺得你衣衫掩映下的雙乳,一直在隔著衣服與我對
視。師父叫我給你上茶,我故意一趔趄,指望能潑濕你的一點胸衣讓我看一點廬
山真面目。也就這幺巧,你閃身離座來扶我,我這一盞茶正好就一整片全部潑在
你胸前,薄紗一濕,下麵的兩座高山立現原形,看得我目眩神迷啊。我那時就在
想,哪一天能夠征服蹂躏這兩座高山,必是人生一大快事。」

  王夫人嘴角又現出那絲狡黠的笑,道:「不瞞少爺,那次是奴家故意的。奴
家一見少爺龍行虎步的英姿,便知少爺的天龍真氣必有大成的一日。少爺覺得奴
家的雙乳在與少爺對視,那是因爲奴家的玉女真氣功運雙乳,與少爺身上已具雛
形的天龍真氣互相感應。奴家當時亦感覺雙乳如被少爺無形有實的目光輕輕撫摸
,竟有些全身酥軟的快感。少爺端茶上來的時候,我看少爺目光遊移,便知少爺
心中所想。只待少爺一趔趄,我閃身出去,移形定位之術一瞬間發揮了十二成,
將雙乳不偏不倚送到少爺潑出來的茶水之間,這才有那幺一盞茶潑濕我一整片胸
衣的效果。結果奴家很滿意。那一瞬間,少爺透過潑濕的胸衣看到了我的雙乳,
我的雙乳也通過透明的胸衣更真切地感受到了少爺的天龍真氣。那時奴家也已經
在想,不知哪天這兩座乳峰能有機會好好服侍少爺。」

  我大笑:「原來你胸有成竹,一切都在你算計之中!」

  王夫人搖頭笑道:「其實最老奸巨猾的,還是你師父,姑射仙子。當年江湖
四大美女,她排在最末,然而最有遠見,以我們所不知道的一種異術找到了你這
幺個天賦異稟的奇材,把你栽培成人。玉女門千年傳說中的轉世神龍,說不定會
應驗在你身上。唉,自當年黃帝仙去,其所馭十六名豔極天下的美女創立玉女門
,代代傳說終將會有一代轉世神龍出現,再次馭盡天下美女,爲天下美女帶來無
上快樂和光榮。玉女門曆代排名靠前的幾個美女中,總會有人試圖尋找栽培這幺
一個神龍,但從來沒有成功過。如果少爺將來證明是轉世神龍,那幺你師父也必
將成爲千年來第一美女,和神龍的大夫人,因爲她汲取了神龍初精……」

  我瞠目結舌:「神龍初精?」

  王夫人笑道:「原來少爺還蒙在鼓裏。當初你師父每天叁次用她的全身爲少
爺的全身推血過宮,隨著少爺的成長探測少爺精血變化,能夠準確測出少爺第一
次遺精將在什幺時候。她當時遍邀另外叁大美女,要大家出價競標汲取初精的特
權。我們並沒有把握少爺會成爲轉世神龍,但萬一是真的,我們卻也不想錯過這
幺個千載難逢的機會,是以價碼越出越高。那天你師父悄悄告訴我,大家出價都
高,但她和我交情最好,願意把這個機會給我,但要我把這個消息瞞著別人。所
以當晚我在少爺睡夢中一夜含著少爺玉莖,一夜在口中細細品味少爺玉莖,愛不
釋口,終于在淩晨之際少爺玉莖噴發,連續數發急炮,灌了奴家一口滿滿的濃精
。奴家此前已苦練過吞咽之術,因此一滴未漏,盡數入腹,之後還仔細舔淨舐幹
少爺的玉莖,仍然不捨得放口,直到天快亮了,你師父催得不耐煩了,方才把少
爺玉莖大進大出猛吞叁下,然後離去。其實當時是鬼迷心竅,後來仔細一想也清
楚了,你師父自己怎幺可能放過得到初精的機會。初精肯定是她自己吞了去。奴
家飲下的也不知是二精、叁精還是十精了,效果雖是不如初精靈驗,卻也大有裨
益。玉女門的雪山聖乳神功已經叁百年無人練成了,奴家雙乳資質雖是傲視當代
,卻未必能勝過前輩神女,修煉雪山聖乳能有如此進境,當是拜少爺之精所賜。
初精既已被你師父吞去,我們也無可奈何,將來少爺如果成爲轉世神龍,你師父
自然便是大夫人,奴家隨侍在少爺身邊,也會心甘情願地奉她爲大姐的,這是宿
命。不過如果少爺終究不是轉世神龍,我們也算盡了力了,至少奴家不會後悔跟
隨少爺一場,因爲雪山聖乳能有大成的一日,便已足稱叁百年來玉女門第一極品
名乳,奴家是心滿意足了。傳說中叁百年前的淩波仙子是玉女門上一個練成雪山
聖乳的人,在泰山絕頂武林大混戰即將爆發之際,挺身裂衣,雙乳霎時光芒萬丈
,當場所有人目眩神迷,爭強鬥勝之心漸去,竟爾消去了武林一大劫難,傳頌一
時。據說她是因爲找到、服食了當年黃帝留下的一枚精果,才練成雪山聖乳的。
不過她終其一生,找不到一個男人有足夠的資格來品賞把玩這一對雪山聖乳,終
于郁郁而終。這一點上,奴家比她幸運多了,因爲有少爺在,奴家的雙乳便有了
歸屬,有了依靠,有了掌握。」

  我撓了撓頭,道:「原來還有這幺些故事,我怎幺都不知道呢?」

  王夫人微笑道:「少爺不知道的事情多了。那次你師父定然是把你的所謂『
初精』賣給了所有叁大美女,所以那幾天每夜少爺睡夢中,都有一大美女伏在少
爺雙腿之間汲取少爺夢中遺精。這幺些年過去,奴家能夠把雪山聖乳練到這般地
步,其他人也定然各有進境。你師父閉關也有兩年了,也不知在修煉什幺功夫,
有少爺初精之助,自然也是有望大成了。單看少爺府上這些區區丫環,竟也能練
就千幻臀影、輕舞解衣、纖手馭龍這些玉女門外家絕頂功夫,已足見少爺精華滋
潤的神奇了。」 天草GV小太正系列在线堂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