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

2022-08-31发布:

催淫术上

精彩内容:


與公開身份是時尚教父、隱秘身份是不死魔王的卡思特簽定“結盟契約”後,蘇小琳得到他分予的黑魔法力量與知識,但她沒有沖動地立刻去找邪教“極樂會”拼命。“極樂會”是個組織嚴密的邪教集團,東京又是它的總本山所在地,不籌劃妥當是無法將它連根拔的。卡思特已安排了計劃,現在要等待時機到來。
蘇小琳今天來看望白素潔,一是爲探視這位義姐、二是爲了解其過去一個多月內的不幸遭遇。一個多月前,蘇小琳以專訪記者的身份隨同卡思特來到日本東京進行采訪工作,在這一個月內除了工作還豔遊東京玩得很開心。白素潔在蘇小琳走後仍留在X市忙著“女神時尚”雜志社編輯部的工作,可一個多月過去,其就與一群受害少女一起被“極樂會”夥同X市當地黑社會拐賣到日本東京。
雖然在中日警方的聯合行動下得救,但白素潔等人被注射了怪藥至今神智不清,與白素潔一同被綁架的丈夫楊平凡現在更是生死不明,而造成這一切的元凶“極樂會”仍逍遙法外,連充當幫凶的“女神時尚”老總張月仙也沒得到應有懲罰。
蘇小琳既痛心又悲憤,她知道叁姐妹(她、白素潔、張月仙)一起打拼創立的“女神時尚”雜志社已經完了。張月仙充當“極樂會”與X市黑道的幫凶誘騙無知少女慘遭拐賣,如今畏罪潛逃。白素潔發覺張月仙的罪行後報警,被“極樂會”與X市黑社會綁架監禁受到殘酷的性侵犯與性虐待,目前能否完全康複還是未知數。“女神時尚”雜志社也背上與邪教黑社會勾結犯罪的罵名,無法再在時尚界立足。
但讓蘇小琳更痛心的是大姐張月仙爲了謀取利益竟然喪盡天良到了這一步!二姐白素潔就算能救醒康複,精神上受到的打擊恐怕也會影響一生!
爲更好地對付“極樂會”、也爲了幫助白素潔康複,蘇小琳需要了解其在過去一個多月內悲慘遭遇的詳情。白素潔仍未恢複神智,所以蘇小琳決定用剛得到的黑魔法力量尋找答案。卡思特傳授給她的黑魔法咒術中,有一種讀取他人記憶的法術,只要能與他人精神溝通,就能讀取對方記憶,功力越深能讀取的記憶就越多。蘇小琳剛學會此術尚不熟練,但讀取白素潔一個多月內的記憶還是辦得到的。
將手放在白素潔的額頭,蘇小琳閉上雙眼集中精神力量把她的意念小心地潛入白素潔的頭腦,緩緩地搜尋起其過去一個多月內的記憶。很快,她便感到一種漆黑、恐懼、狂淫、殘虐乃至絕望的感覺。隨著這種極其令人不快的感覺,白素潔這一個多月內的一幕幕禁忌回憶像播放電影般映入蘇小琳的腦海中……
時間回到一個多月前、地點轉換回中國X市。
“鬼眼外道先生,這是我們雜志社爲貴公司招募的模特志願生資料,請您過目。”
“女神時尚”雜志社的會議室內,編輯部主管白素潔正把一疊附帶照片的材料遞給一名叁十多歲的日本青年男子翻閱。此青年一身筆挺的名牌西裝,保養得皮光日滑長得也很英俊,只不過眉目之間帶著一股陰森感,整個人顯得有些陰陽怪氣的妖媚。這個有點妖氣的俊男是在亞洲時尚界甚有名氣的明星男模鬼眼外道,不過這兩年已不再登台表演,而是靠某大財團的支持在東京成立了一所“天堂模特事務所”,招募各國年輕漂亮的女孩參加模特選秀,擇優培養成職業時尚模特。
從一開始,白素潔對鬼眼外道此次來X市招募少女模特志願生去日本發展的活動就有些懷疑,“天堂模特事務所”雖財大氣粗,但在時尚界的名聲不太好,發生過讓少女模特出賣肉體招待財政界大款巨頭的醜聞。業內有傳言說,在背後出資支持鬼眼外道成立“天堂模特事務所”的並非什幺大財團,而是日本跨國邪教組織“極樂會”!因此就個人而言,白素潔認爲“女神時尚”不應與鬼眼外道合作。
可是,“女神時尚”雜志社的老總張月仙拿了鬼眼外道大筆好處,不顧白素潔的反對與他合作。廣告帖出去後,很多做著明模夢的少女聽說有機會去日本時尚圈發展都紛紛前來報名,一心想要飛上枝頭變鳳凰。
白素潔此時還不知道鬼眼外道有多可怕、也不知道張月仙等人進行的是多肮髒的交易。這時,看了遍資料的鬼眼外道用淫邪的目光盯住她歪笑道:“這些青春小妞都挺可愛,不過說到氣質和韻味,我還是喜歡白小姐你這樣的年輕少婦。”
單純內向的白素潔這些天已被這色迷迷的男子多次出言輕浮,此人還時不時地對她動手動腳。臉上一紅,忍無可忍的白素潔憤然起身准備離開會議室,卻突然發現——會議室的門竟被人從外面反鎖了!這間會議室是完全隔音的房間,與外面的辦公區域也隔離開來,而有鑰匙能從外面鎖門的人只有老總黃月仙!
“嘿嘿嘿,不要慌,白小姐,黃女士知道我想和你親近一下,今天特別給我們制造這幺好的機會。相信你知道這間房間的隔音效果,我們可以盡情交流哦。”
不急不慢地說著,鬼眼外道的雙眼中突然閃出兩道赤黑色的異芒,無比陰森地對驚嚇得靠著牆邊顫抖的白素潔淫笑道:“別怕,我不會強奸你,但你會主動脫光衣服、張開大腿請我幹你。你不信?看我的眼睛,你現在需要男人,很需要。”
如同詛咒般的喃喃細語中,白素潔極力想躲避鬼眼外道眼中的赤黑色異芒,卻渾身無法動彈連扭動脖子也辦不到。更可怕的是,她感到自己體內深處猛地竄起灼熱的情焰,一種雌性在發情期渴望雄性侵犯的本能欲望忽然燃燒起來!
白素潔身上穿著件天藍色的真絲襯衫,略施脂粉的美貌既楚楚動人又端莊含蓄,胸前高聳的D罩杯乳房把襯衣撐得高高隆起,褐色絲襪配上淡白色套裙將她纖細的腰肢和秀美的大腿都襯托出來。在鬼眼外道的催淫怪術下,她癱軟在會議室的長沙發上,含羞忍辱地咬住牙齒,雙手卻身不由己地解開襯衫並脫去套裙和內褲。
望著受制于他邪惡淫術下的美少婦,鬼眼外道露出獰笑。他這些天暗中在X市蹂躏了許多女人,卻沒有能與白素潔媲美的貨色。現在,他要在這上等貨身上發泄殘虐的獸欲!
第二章催淫術(中)
白嫩高聳的奶子在胸罩內恐懼地抖動著,隨著短發美少婦急促驚恐的呼吸而上下起伏。她胸前深深的乳溝分外誘人,下體也顫抖得楚楚可憐。
白素潔此時身上只剩下小小的胸罩,連叁角內褲都褪了下來,讓她羞恥萬分的是,她竟是自己主動在鬼眼外道面前脫去身上衣裙。當然,這是因爲她已被這個妖邪色魔的催淫邪術控制了身體,否則她就是自殺也不會這幺做。
不過,一件讓鬼眼外道感到意外的事發生了。他見白素潔已無反抗之力便沒有繼續加強術力,准備開始享用她的美妙肉體。但隨著術力一弱,白素潔突然清醒過來,雙手竭力捂住胸部和下體縮在沙發上發抖,口中羞憤怒問道:“你、你用的……是什幺邪術!你這邪門外道以招募模特生的名義騙那幺多女孩來,究竟有什幺陰謀!?難道、難道關于你在日本東京表面經營模特事務所,實際上以邪教‘極樂會’爲後盾進行色情交易和販賣婦女的傳言是真的!?”
鬼眼外道心中略爲一驚,不是因爲白素潔的質問、而是她居然能清醒過來,照道理像她這樣的文弱女子不可能有這幺強韌的精神抗力。
叁年前,曾經以頹廢美男形象走紅亞洲時尚模特界的鬼眼外道因爲酒色過度又吸毒上瘾搞垮了身體,很快被後進的新人搶了風光淪爲過氣明模,連往日的女友們都抛棄了他。就在他萬念俱灰准備自殺之時,一個神秘女子找到了他。
“你有修習黑魔法咒術的潛質,只要你願意獻出靈魂與我的主人簽訂契約,你就能成爲‘極樂會’的黑暗使徒之一,盡享財富、權力、名聲、美女等人間極樂。”
半信半疑下,鬼眼外道加入了“極樂會”。當他再次出現在公衆面前的時候,他實際上已不再是人類了。靠著一雙能夠施展催淫術的魔眼,常人只要被他看一眼就會情欲高漲身不由己地受他控制,更嚴重者甚至當場發狂而死。
沒過多久,搶了他風光的新人男模突然神經錯亂般在大街上脫光衣服強奸婦女,被送進精神病院斷送了大好前程。抛棄他的女友們,不是離奇死亡就是變成到處找男人性交的白癡。這一切當然都是他的傑作,而且連警察都查不出是他幹的。
鬼眼外道從此開始沉浸在這種能夠隨意玩弄別人生命的樂趣中,原本就有點陰暗的性格越發扭曲變態。他在“極樂會”的安排下成立了“天堂模特事務所”,表面上從事時尚模特的選秀和培訓工作,實際上挑選並調教專供VIP客戶享用的高級娼妓。很多一心想當名模的少女成了“極樂會”的人肉商品,許多還被賣到海外性奴市場。
此次來X市招募模特生,鬼眼外道正是來“采購”新商品的。原本就好色如命的鬼眼外道在這叁年中變得更加淫邪,這些年被他摧殘至死的女人就超過百名。來到中國X市後,不在“極樂會”庇護範圍下的他不得不收斂一點,卻也暗中殘害了不少女性。眼前的白素潔,則是他打算好好玩玩的上等貨。
令他意外的是白素潔的精神抗力超出他預料。其實,白素潔確實是個弱不禁風的書香女,只不過——她曾與卡思特做愛,是個和魔王歡好過的女人!
在卡思特離開X市的那個晚上,他一晚占叁美,先後上了張月仙、白素潔與蘇小琳。其中,白素潔是在酒醉後被上的,所以她根本記不得那晚發生過什幺事。張月仙可以不提,卡思特對蘇小琳和她都真心欣賞。
卡思特的公開身份是時尚教父,隱藏身份卻是不死魔王,即使以人類姿態現身,他的血液與精液中也帶有隱隱的魔力。和他多次發生性關系並接受他精液洗禮的女人——比如蘇小琳,肉體與精神會不知不覺地變得異常強韌。而以魔王姿態現身的卡思特,尋常人類女子被他一侵犯就死翹翹了,只有蘇小琳這樣與他靈肉融合的女人才能承受魔王的寵愛。千萬年來,“魔王的愛妾”、“黑暗的聖女”、“撒旦的寵妃”等被世人所禁忌的稱號,就是指像現在的蘇小琳這樣的女人。
白素潔的情況雖然與蘇小琳不同,但她也是被魔王抱過的女人,雖然只有一次卻已潛移默化地對她的身體産生影響。問題是她並不知道這些,鬼眼外道自然更不會知道,他認爲白素潔的清醒只是一次偶然的意外而已。
“嘿,邪門外道?白小姐,虧你在時尚界工作了那幺久,難道不知道時尚界就是眼下社會的寫照?爲打壓競爭對手、爲掙大錢出大名,多少人在不擇手段向上爬?那些小妞被騙上當是她們自己愚蠢,蠢人與弱者就該被聰明人和強者吃掉!”
一邊替自己的獸行強詞奪理,鬼眼外道一邊加強了催淫術力,赤黑色的異芒毫不留情地從他雙眼透視出來狠狠刺入白素潔的腦門!這一次鬼眼外道動了真格,白素潔明亮的眼眸頓時充滿驚恐絕望,從女體內最深處燃起的欲火瘋狂地燒遍全身上下,她雙臂緊抱成一團激烈抽搐,下體秘穴竟一下全濕了還濺出愛液!
白素潔心中無力地哭泣著,在鬼眼外道的命令下脫掉了胸罩並張開了白嫩的大腿,人妻美少婦最神秘的地帶毫無遮掩地袒露在一個卑鄙淫獸的面前。她天生骨感的身體曲線暴露無疑,玉體橫陳潔白透紅,小巧的紅唇、光潔的細頸,平滑的小腹、豐挺的乳房、白嫩的大腿與渾圓的雪臀無處不煥發著誘人魅力。
雖是骨感身材,白素潔的胸部卻一點不小,D罩杯美乳在胸前形成兩個雪白的乳球輕輕顫動,酒紅色的乳頭聳立,汗水覆蓋在乳房上閃爍著誘人光亮。而她下身瑩澤的雙腿也勾起男人野獸般的原始欲望,倒叁角形的陰毛上垂滴著愛液,花唇穴口隨著她的呼吸起伏微微地張合著,像在等待一場即將到來的凶殘侵犯。
鬼眼外道看得獸性大發,猛地撲到沙發上壓住美少婦的裸身。白素潔身不由主無法反抗,欲火激燃的頭腦中尚存的理智苦苦掙紮。鬼眼外道陰森一笑,伸出右手探進她的下陰摸索起來,先用一根手指開路、接著四指並攏分開濕潤的陰唇肉縫挖掘起小穴陰道。“噗哧!噗哧!”,粗魯的動作痛得白素潔哀聲流淚,小穴卻在痛苦中敏感地流出更多的粘稠愛液,豐胸頂端翹起的乳首也興奮得狂顫不停!
殘虐地狂笑著,鬼眼外道決定把這純潔高雅的美少婦蹂躏成人盡可夫的肉奴隸!
第叁章催淫術(下)
右手繼續虐玩著白素潔的小穴陰道,鬼眼外道的左手也沒閑下來,輪流抓住短發美少婦熟蜜般的兩只D罩杯乳房大力揉搓。同時,他用嘴含住酒紅色的乳首來回吮吸,手指捏住發硬的乳頭狠狠玩弄!而他的雙眼,則仍不斷射出赤黑色的催淫異芒逼射入白素潔的腦中,無情地摧毀她最後的理性防線!
一股股強勁電流般的酥麻感覺沖遍了白素潔的全身每個角落,一向保守內向的她禁不住如此可怕的官能刺激,渾身顫栗著在鬼眼外道這個卑鄙淫魔的面前發出連連嬌喘,充血的乳首高高翹起,花唇上的陰核也漲得又圓又硬!
令白素潔心中有些詫異的是,類似這種強烈的快感刺激,她似乎在不久前曾經享受過,而且更加舒適暢快。照道理,與丈夫楊平凡的平淡夫妻生活是決不可能産生這樣強烈的感覺,那幺自己是在和誰的歡好中享受過如此快感的呢?
直到此時,白素潔仍不知道她曾與公開身份是時尚教父、隱藏身份是不死魔王的卡思特交歡過。鬼眼外道的確也很會玩女人,但他充其量只是個摧花成性的惡鬼,而卡思特則是單憑自身魅力就能讓無數女人奉獻靈魂的魔王。
需要一提的是,鬼眼外道在內的“極樂會”成員與世上大多數人一樣都不知道卡思特的隱藏身份,只知道其是國際時尚界的巨頭。
鬼眼外道的性格既殘虐卑劣又膽怯陰暗,一向只敢對比他弱的人、或是沒什幺強硬背景的人大逞淫威。如果他知道卡思特是淩駕于魔道頂點的魔王級人物、又知道白素潔是卡思特欣賞的女人,就是借給他一百個膽子也不敢對她出手。
眼下,受制于催淫邪術控制的白素潔只感到全身內外欲火燃燒,焚烤得她口幹舌燥嬌喘息息,雪白的肉體裸露在淫獸面前被任意玩弄。鬼眼外道見她再無反抗之力十分得意,開始強吻人妻美少婦的櫻唇,迫使她含著淚水伸出香舌與他惡心的長舌交纏在一起。對這些屈辱,神智被欲情支配的白素潔已無力拒絕。
得寸進尺的卑鄙淫魔抱起白素潔的渾圓雪臀,把她嫩藕般的雙腿分左右拉開,醜惡的嘴舔玩起女體最神秘的部位。白素潔的下體秘所在催淫邪術下春潮泛濫,倒叁角形的恥毛濡濕黑亮,鮮鮑般的大陰唇與小陰唇微微地一開一合、吐露出一股股淫蜜愛液!鬼眼外道伸長舌頭探進小穴肉縫內來回舔啜,發出陣陣淫聲。
心中羞恥得悲憤欲絕,白素潔的肉體卻無比昂奮歡悅。越來越強烈的挑逗使已被催淫邪術折磨得欲火焚身的人妻美少婦忘記了平時的保守與內向,也顧不得含蓄和修養,不斷哼哼唧唧地嬌吟,竟主動扭起身體發出渴望的哀求。
陰陽怪氣地邪笑一聲,鬼眼外道放下白素潔的裸身,站在她面前脫去自己的衣服。當他解開褲钗後,一根赤黑色的物件從他胯下蹦了出來!白素潔雖已被催淫邪術和連番挑逗搞得欲火焚心,仍像從惡夢中忽然驚醒般發出尖利的悲鳴!
這根赤黑色的物件正是鬼眼外道的肉棒,不但又黑又粗,而且竟像一條章魚的觸手會上下左右扭動!在挺直的時候,它與尋常男人的陽具在外表上沒什幺區別,但扭動的時候卻如同有獨立的生命那般——這,絕不是人類擁有的性器官!
毫不理會白素潔的恐懼尖叫,鬼眼外道一把將她想要並攏的白嫩大腿打開,胯下怪物般的肉棒如同一條黑蛇般扭動著侵入人妻美少婦的下體秘穴,粗大的龜頭猶如高高昂起的蛇首慢慢探進不斷流出粘稠愛液的花唇!
“不!不要!不要把那種怪物插進來!求、求求你!不要啊!”
白素潔想要掙紮反抗,但一來手無縛雞之力、二來已欲火攻心,只能眼睜睜看著這怪物侵入體內。鬼眼外道狂笑不止,他的龜頭扭動著鑽進花唇後,整支怪物肉棒猙獰地抖動了一下,像從黑蛇變成鋼矛,狠狠地挺直著盡根插入秘穴!
白素潔的小穴是天生“鼈型”名器,陰道入口很小,但裏面很深而且擴張收縮力極強,能將比陰道粗大得多的肉棒都吞下去。男人插入後會感到小穴內部像鼈一般咬住肉棒不放,耐力與技巧差一點的人立刻就會射精。在過去,白素潔只在醉夢中和卡思特做愛時享受過一次真正而美好的性滿足。
與卡思特無法相比的是,鬼眼外道要憑著催淫邪術和怪物肉棒才能征服女人。如果沒了這些歪門邪道,他只是個心理陰暗變態的過氣明模而已。所以他特別喜歡侵犯折磨像白素潔這幺高雅純潔的美女,要把美好的存在糟蹋得汙穢不堪!$False$